今年她凭借《ELLE》中的卓越表现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,

却最终与奖项失之交臂。

2017年奥斯卡落下大幕,

话题散尽,

我们今天只想淡淡讲述一个法国女人的故事。

在时尚界娱乐界声名鹊起的法国女人有很多,远一点如碧姬·芭铎,简·伯金,近一点苏菲·玛索、朱丽叶·比诺什,但如果你去问中老文青型的法国男人,绅士风度特别好的那一卦法国男人,直男,他们心中的缪斯女神是谁,十个里面有八个都会告诉你,是Isabelle Huppert。

是不是奇怪这名字不太耳熟?

在娱乐界,Isabelle Huppert没有多少绯闻,没有多少代言,也没有什么为人谈论的口水新闻。但是在电影界,说她是法国现今排第一的女演员也不为过。

今年64岁的Isabelle Huppert,演过逾百部电影,获得过35个表演奖项,包括2次戛纳影后,2次威尼斯影后,1次特别金狮奖,2次欧洲电影节影后,1次柏林影后,1次凯撒影后,其他还有什么莫斯科影展影后啦,意大利影展影后啦,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演员啦,算算看她家里的各种影后奖杯,要么可以凑三四桌麻将,要么可以排整齐了打一场保龄球。

国内各种毯星争破头要去的戛纳红毯,她曾经两度作为评审团主席(不是成员哦)出席。

不仅仅是得奖多,作品叫好,更难得的是,她所演绎的角色,和她本人的形象气质,都非常对法国男人的胃口,下至20小鲜肉,上至80老大叔,她都是直男女神。

2016戛纳影展参展作品 《ELLE》,她饰演一位强势女老板,却在独自在家时遭遇蒙面人性侵,然后一个人走上了探查凶手和复仇的道路。

这部戏厉害的地方,是保罗·范霍文(《本能》的导演),在《本能》之后,最为人所期待的诠释情欲之作。

Isabelle以64岁的年纪,在剧中所演绎出的强大气场,以及让人忍不住想要对其犯罪的形象,比之当年的莎朗·斯通,更有别样且耐人寻味的味道。

端着酒杯若有所思的样子(啊忍不住看她紧实的手臂线条!)↓

穿着真丝睡袍的样子,真的很佩服这种一入戏就会自发光的女演员↓你能想象她已经60+了吗???

凌乱之后呆呆地看向窗外,什么也不做,我们也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。这张图,加上《ELLE》的标题和演职员名字,就是海报↓

但其实,Isabelle的上乘表演贯穿着她的演艺生涯。不论是去年的《爱之谷》↓

12年的《爱Amour》↓

11年《我的小公主》里控制自己十岁女儿拍摄情色照片的女摄影师妈妈↓

还是10年和自己亲生女儿共同出演的《科帕卡巴纳》


08年改编自玛格丽特杜拉斯小说的《抵挡太平洋的堤坝》

04年演绎与儿子畸恋母亲的《母亲,爱情的限度》

性、爱、情欲、身体和心灵的关系,阶级差别、身份认同和社会道德冲突、以及由此而来的喜悦纠缠,是Isabelle Huppert一直演绎的主题。

《钢琴教师》的经典地位,至今也很难看到有电影可以超越。从那时起,Isabelle的面庞,就成了法国电影的风格标志,在这张脸上,你看不到表情,却能看得到你所有期待的内心情绪,就是这种存在的不确定性,成就了Isabelle Huppert强大的魅力气场。

对法国人来说,这么些年下来,她演绎的角色,从欲望的投射体变成了投射欲望的人,最美的显然不再是她的躯体,而是躯体之下潜伏着的绝望。

她的名字,就代表了“欲望”本身。

她苍白冷漠、略带神经质,却又异常精致的面容,永远能触动法国男人心中最敏感的那根神经,连脸上的那些雀斑都那么迷人。

然而就是这样的Isabelle Huppert,曾经非常不喜欢自己,从身体到容貌。

Isabelle Huppert是典型的法国布尔乔亚家庭出身,虽然演过各种阶层的各样角色,但她本人身上总带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知识分子(现在叫女文青)气质。

她出身于法国一个保险箱制造商的中产家庭,五个孩子中最小的妹妹,在凡尔赛音乐学院学习歌剧,一等奖学金毕业生,还上过戏剧表演班,原本她也许会在这条中规中矩的路上走得很好,但1971年在一部小电影里跑过龙套之后,年仅18岁的Isabelle就爱上了演电影这件事。

“电影是一剂神奇的药,作用强于酒精、可卡因或海洛因。是的,就是这样。一旦尝试就欲罢不能。”

Isabelle Huppert爱电影,但上世纪70年代的电影,并没有那么爱她。

彼时法国电影界最红的面孔有两张,

碧姬·芭铎,时称“性感小野猫”,嘟嘟唇,丰腴的身材,金发芭比一样的形象和满不在乎的眼神,成为整整好几代欧美直男的梦中情人。

凯瑟琳·德纳芙,典雅大方,不论出现在何处都拥有十足女神气场,但是在《白昼美人》里,又把一个不甘闺房寂寞的艳妇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。

然后Isabelle Huppert在电影界的崇拜偶像是这两位,50-60年代新浪潮时期的著名法国影星,Jeanne Moreau (这个角度和莫妮卡·贝鲁奇是否很像?)

Romy Schneider

都是大眼丰唇,有点复古、充满女性魅力的那一款。

而年轻时的Isabelle Huppert,长这样(和现在也是差的有点远),

眼睛蛮大,但不是“欧式多层”双眼皮,不够迷蒙,过于清澈,娃娃圆脸,满脸都是雀斑(虽然挺可爱),薄薄的嘴唇,嘟也嘟不起来。

打玻尿酸丰唇什么的,至今依然在Isabelle Huppert的人生选择之外,19岁刚入电影这一行的她,却实实在在地憎恨自己的脸、自己纤细如少女的身体。那时她接到的角色,都是离家出走的青春叛逆少女那一卦的(跟她本人的背景也并不符合)。

Les Valseuses (Going Places, 1974),她在里面饰演一个离家出走去做一场性冒险之旅的少女

La Dentellière (The Lacemaker, 1977),演一个胆怯、羞涩、被爱然后被遗弃的少女。

还是1977年,那时的Isabelle是美的,但和同年代的女星比起来,美得并没有特色,看过就忘了。也许正因为此,她的每张照片,表情后面总透着种不甘心。

与有“新浪潮祖母”之称的法国著名女摄影师、新浪潮导演Agnes Varda在一起,24岁,看起来却不到16岁,实实在在一个小姑娘。

1983年,30岁的Isabelle Huppert抱着猫,依然十足少女气。

唯一的安慰是,Isabelle一直是以一个成年女性的心灵去演叛逆少女,所以在演技上有许多超出普通少女的地方,当时的法国影评界评价她,有一种“伪装的早熟和精致的色情”。

“那时候,演技就是我的谋生手段。当我每天照着镜子,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Jeanne Moreau、Romy Schneider那样的女人时,就不得不寻找自己的风格。无论如何,成为演员——就是肯定自我,而不是效仿他人。”

坚定了这个信念,披挂着自己并不受当时电影界欢迎、也并不为自己所喜欢的外表,Isabelle Huppert反而将关注点转向内心、转向更多的知识储备、转向对演技的磨炼和追求。

大器晚成,并不是说晚了就一定会成,首先你得有“器”,其次你得一直努力到“成”为止啊。

写到这里就想到李安导演昨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的讲话,截图是“文艺生活”整理的精华,我又给红色标亮了下:

这个话由一个男性导演说出来已经难得不易,对于一个(通常来说)以青春和容貌为资本的女星来说,能做到就更加不易了。

你看过中年成功转型的大叔吴秀波,看过由冷冰冰黑道大叔变得广受群众欢迎的颜王孙红雷,但你看过多少年届中年,却反而越来越美,皱纹越多却越来越有气质韵味,不靠整容纯靠气质转型为女神的女演员?

Isabelle Huppert就是那么难得的一个。

30岁以后,她的娃娃脸渐渐消褪,长相越来越精致。

红唇的样子,被许多人说像嘉宝。

没有迷蒙的大眼,但那双清澈到凌厉的眼睛,在皱纹渐生的面庞上,愈加生动。

而多年积累,也让她身上那种与众不同的知识分子气质,越来越浓。

Isabelle Huppert从不惮于裸露自己的身体,虽然在她看来,自己的身体并不完美,裸露只是一种表演需求——大部分法国演员都这么想。

《La Vie》

可是大概只有她自己觉得身体不够完美吧。我上个月有去剧场看她本人演出的话剧《Phedre 菲德尔》(是的,Isabelle Huppert没有绯闻没有代言,演戏之外的时间都在剧场,磨炼更精湛的表演技巧),

观剧的整整三小时里,我一直忍不住在想一件事:

这个63岁的“奶奶”到底吃了什么药?

明明脸上都是皱纹,明明看起来没做整容手术,

为什么可以眼神那么清澈,

身体那么柔软,蜷缩在那里宛如14岁少女,

为什么可以有那么美那么紧实的腿部线条?

剧照都是远景,再给你们看一下她的硬照。

上面是中年,下面是老年,我怎么觉得,要不是脸上的皱纹,她的身体根本是在逆生长呢?

仿Coco Chanel女士当年在沙发椅里那张著名的照片,可眉宇间的凌厉,比Coco本人更直指人心。

给ID杂志拍照,气质又完全是另外一种。

拍时尚大片,也是气场爆棚。60岁啊同学们,关键是,她也不是那种为了保持年轻,各种锻炼+饮食控制,没事还去做个微整形的60岁女人好么。

这个仿佛不会老的女人,也完全没有怕老的心思。Isabelle Huppert曾经在采访里提到,自己可以边看电影边研究自己皱纹曲线生长的规律。

说到这里就要提一下法国另外一个更为国人所熟悉的Isabelle了。

Isabelle Adjani,比Huppert小两岁,算是同时代人。她演过玛戈皇后,罗丹的情人,5次恺撒奖影后得主,美得“超凡脱俗”,很长一段时间都有“法国第一美人”之称。

她比Huppert红得早、红得快、红得更容易也更流行。Huppert所经历的纠结,她没有经历。上世纪80年代,这两个Isabelle之间的八卦最为法国人茶余饭后所爱听。

然而这两个Isabelle到底是不同的,导演Benoît Jacquot说过:“如果影片拍得不够好,那用Adjani就是一种浪费!但这样的问题不会发生在Huppert身上,即使影片本身很平庸,她在里面总是无暇。”

Adjani和Huppert,其实就是明星和演员的的区别。明星的义务是带你暂离这个时代,随她而去;而演员所要做的,就让你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生活。

而我等凡人,想要的就是实实在在的,从容的生活。

去年的戛纳红毯,两位Isabelle都去了,你们比较下,在岁月的侵袭面前,你比较喜欢哪种老去的方式?

我比较喜欢后面这种,自然、从容,举重若轻,与喧嚣华彩中,依然保持一份独行空谷的自在。

再早一点,和Huppert比起来,Adjani因为Botox而丰润的双唇,鼓起的双颊和略僵硬的表情,无法不让人有种美人迟暮的伤心。

也许正是因为早年间对自己容貌的憎恨和“放弃”,反而成就了Huppert如今华年消逝时,毫不在乎,展怀拥抱衰老的美好。

岁月从不败美人,

败了美人的,往往是她自己。

真正的美人,总是能够打败岁月的牵绊,

在日益沉淀的时光里,将自己活成一个姿态美好的传奇。

我们很少有人天生就拥有倾城姿容,但Isabelle Huppert用她64年的人生岁月告诉我们,那又有什么关系?

和自己的不完美来个拥抱,继续坚定地走下去,不知道哪天,你会发现,自己的不完美已经变成了最强大的资本。

只希望我老了,可以老成有她一半精致的样子。